代理律师回应江歌母亲起诉刘鑫15日开庭!江歌母亲向刘鑫索赔二百余万,律师列出四项指控 -世界杯365买球

热门 04-15 12:10:00
2021年4月8日,留日被害学生江歌的母亲与其律师黄乐平在网上发布消息称:自从杀人犯陈世峰入狱后,江歌母亲江秋莲便开始准备对杀人犯前女友刘暖曦(原名刘鑫)的诉讼。4月15日9点,青岛市城阳区法院将公开审理江秋莲起诉刘鑫生命权纠纷一案。

庭审将至,江歌妈妈喊话刘鑫


日本当地时间2016年11月3日,来自山东青岛的女留学生江歌在东京都中野车站接回同住的闺蜜刘鑫时,在公寓楼门口遇到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双方在公寓门外发生了争吵,继而遭到陈世峰杀害。2017年12月,日本东京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和恐吓罪判处陈世峰有期徒刑20年。江歌母亲认为女儿是因保护刘鑫而被她前男友杀死的,江歌的死,刘鑫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据此前媒体报道,2018年10月,江秋莲开始启动对刘鑫的法律诉讼。


2020年6月5日,案件第一次庭前会议召开,被告刘鑫未出席。


同年11月20日,召开了案件第二次庭前会议,江秋莲方提出200万余元的赔偿金,被告刘鑫仍未出席。她在庭审时是否会出现,仍是个未知数。


此时,距离江歌案的发生已经过去了四年多,距杀人凶手陈世峰获刑三年多,距江秋莲诉刘鑫生命权纠纷立案一年零五个多月。自从唯一的女儿遇害以来,江秋莲干熬过无数个不眠之夜,忍受着非议和孤独,留下淌着血、数不清多少里程的足下行迹。这个曾经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农村妇女远赴日本看着杀害女儿的凶手入了狱、打赢了多起侵犯母女两人名誉权的民事案件,又为了对刘鑫的诉讼劳心劳力准备了三年,只望法律能给她一个满意的交代——追究刘鑫民事责任,告慰爱女在天之灵。


在为女儿讨个公道的漫漫长路上,江秋莲几乎每天都会在网上发一条消息,与关心此案的网友们分享进度。等待开庭的日子里,江母期盼又煎熬。


庭审将近,为这一刻江秋莲已经等了太久太久,她针对刘鑫供词中的疑点和矛盾连连发问:刘鑫,请你4月15号来城阳区法院审判庭告诉我,哪一个说法才是真的?真相只有一个,请来法庭上说明真相吧!



事实的焦点,只会指向一个真相


黄乐平,是原告江秋莲的代理律师,对于江歌母亲在等待开庭时所受的煎熬他感同身受。在获知诉刘鑫案开庭具体时间之后,他第一时间连发好几条微博公布此事,有网友笑他急了,他说:"律师也是人,该急的时候也会急。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律师,急人所急并不是什么坏事!"


据黄律师透露,本次原告方起诉的主要理由为:被告刘鑫虽没有直接参与陈世峰对江歌的故意杀人行为,但刘鑫对江歌死亡存在无可推卸的重大过错。黄乐平提供的起诉状显示,起诉理由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刘鑫因个人原因阻止江歌报警,使日本警方没有及时介入此事。


第二,刘鑫明知前男友陈世峰存在暴力攻击他人的危险性,却没有对同伴江歌尽到提醒的义务。


第三,刘鑫在危险发生时从内侧将门反锁,将江歌隔在门外,阻断了江歌唯一的求生路径致使她无法逃避遇害。


第四,凶手陈世峰逃离后,刘鑫知道江歌的受伤状态,却未及时救助,导致江歌因失血过多而死亡。


刘鑫曾在庭审笔录中,对于这件事是这样解释的:她不知道门外施暴的人是自己的前男友陈世峰,也不知道门外江歌具体有没有受伤,在打电话报警时没有注意到惨叫声和按门铃的声音,并且否认曾将门锁上。


在搜集证据的过程中,黄律师认为刘鑫的口述与案发时现场所显示的情况有诸多矛盾之处。结合江歌案审理时的庭审笔录、报警时的录音、微信聊天记录、其他人证物证,黄律师已经尽其所能做好准备。不过这场官司想要胜诉依然极其困难。据关注此案的其他律师分析,该案件当年在日本审理时,刘鑫实际上是个受害者的身份,日本检方对此无异议,刘鑫是否存在过错主要看凶手走后她是否有及时救助江歌的可能。


江母方面坚持认为刘鑫也是加害者的身份,身上要担着害死江歌的杀孽;刘鑫方或许对江歌有亏欠,但自认不欠江母也绝不认为自己是加害者,两者间目前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究竟江歌与刘鑫当时是否同时上楼?谁关了门?门里的刘鑫知不知道门外江歌遇害了?在案件发生后的多年里,这些疑问在诸多讨论中逐渐成谜。接下来,就是用证据还原事实,让法院查明真相的时刻了。



对于加害者,必将追诉到底


收到法院传票的江秋莲心情久久无法平静。



2020年的最后一天,她发表动态并置顶说:"此案的判决,将是2021年送给刘鑫最好的礼物!"在她的心里,女儿会死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刘鑫在案发时反锁了门,阻断了女儿的逃生之路。事后,刘鑫及其亲属又拒不认为江歌因她而死,这件事一直是她心里解不开的结。


对刘鑫的起诉案开庭在一个回暖的春天,她的女儿被捅十几刀,失血而亡在一个晚秋的凌晨,正如江秋莲所言:"我的心,因爱女不幸离世永置冰窟。"


在为女儿讨公道的漫长旅途中,江秋莲对支持过她的人心怀感激:"我要感谢善良的人们,谢谢你们的帮助、支持和陪伴!"


而对于加害者,她也毫不留情,甚至采取过激手段。2017年5月,她曾将刘鑫及其父母的私人信息曝光于众,激起一系列非议。2020年,她告倒了在网络上发布文章与漫画辱骂江氏母女俩的谭斌,将他送进了监狱。她将法院对谭斌的判决书放到江歌墓前,"伤害歌儿的都要付出代价"!她坚持搜集网络上侮辱母女俩的证据,并对诽谤者江东宁等人提起自诉。那些恶意的言论令她身心疲惫,但是对于伤害女儿的人她坚持追诉到底。


这样的江秋莲,究竟是移山的愚公,还是残局的王将?


4月12日,她迫不及待投出战书:刘鑫,来法院审判庭吧,我告诉你许多你还不知道的事。


待对刘鑫的起诉结案后,或许她还会奔波在对抗网络侵权的路上,将讥谤者的判决书放在江歌墓前,慰藉道:歌儿,今天妈妈去看你时没有哭。



部分来源:掌闻视讯、凤凰周刊


编辑:迪卢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