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度体验“新零售”后,我决定回归菜场 -世界杯365买球

互联网 12-27 13:39:00

志象网:长期关注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及国际化进程,提供一手信息及独到视角,英文科技媒体the passage 大中华区独家合作媒体。志象网微信公众号(id:passagegroup)


作者:志象网 罗瑞垚


生鲜电商取消快送后,我只好坐上突突车,去了3公里以外的农贸市场。




我曾经是每日优鲜和天猫超市的忠实用户。




2017年毕业刚到北京时,我和室友每周会去武圣路的菜市场买菜,一般周四左右就吃得差不多了,我们就会用每日优鲜再即时补充一点。后来有一阵子,北京整顿菜市场,我们有时也忙,就更加依赖每日优鲜等生鲜平台。




来印度之后,我很快就成了bigbasket的粉丝。每个月在上面买个三四次,每次都要买个二三十种,蔬菜和水果为主,有时候也买其他杂货。




bigbasket 2011年创立于班加罗尔。它有五位联合创始人,在创立bigbasket都有过二十年以上的工作经历,这让bigbasket成为了印度独角兽中,创始团队平均年龄显著偏大的公司。56岁的联合创始人兼ceo哈利·梅农(harimenon)更是白发苍苍。




bigbasket的创始团队




2017年起,阿里巴巴两次投资bigbasket,之前采访bigbasket的联合创始人vssudhakar时,他提到,bigbasket从阿里巴巴拿到不只是钱,更是阿里在杂货生鲜配送方面的技术和经验。




我之前在bigbasket的体验是很不错的。它的种类很齐全,有3万个sku,大概有1万左右sku的产品可以在90分钟内配送,只有个别的生鲜不在“快送”范围内。bigbasket是我的“火锅食材专送”,每次请朋友来家里吃火锅时,我都会等到下午四五点在bigbasket上下单,刚好赶得及。




直到前不久,我又准备请人来家里吃火锅,想在bigbasket上买菜时,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它已经悄悄在班加罗尔取消了90分钟快送的服务。搜索了新闻之后,我才发现,bigbasket变更配送方式的背后,是印度线上生鲜平台的格局正在悄然发生变化。




那天,我只好坐上突突车,去了3公里以外的政府农产品商店hopcoms买菜,体验了一把线下赶集的快乐。




生鲜杂货平台:bigbasket和grofers




印度生鲜电商的第一类,就是模式类似于每日优鲜和天猫超市的生鲜杂货平台,两个比较大的是bigbasket和2013年创立于古尔冈的grofers,根据redseer的一份报告,这两家平台共占了70%的线上杂货市场。




bigbasket目前每天的订单量在5万单左右, 进入了26个城市。grofers也与之不相上下,它进入了27个城市,但主要在北部,最大的市场在德里和加尔各答,最近,它宣布已经在德里盈利,在加尔各答也实现了盈亏平衡。




也许是因为市场重心不同,在班加罗尔点单时,相比bigbasket,grofers的产品(尤其是在生鲜类)丰富度仍然不够,在印度比较小众的蔬菜,比如小葱,基本上也没办法在两小时内配送,所以我很少用它。但它的价格相对便宜。




bigbasket从去年起,开始主推它的两项服务,订阅配送bb daily和会员bb star。今年年初,我也成为了bb daily的用户。这个项目的模式和德里的milkbasket类似,用户提前订购产品,选择每天/隔天/每三天/每周/每月配送,配送当天的早上五点左右会送到家门口的箱子里。






bigbasket的页面比较友好,可以在右上角菜单选择类别




用了大半年的bbdaily,它的配送基本上都很准时。我不会每天用牛奶,所以每天配送的是椰子水,以及一周一次的面包和鸡蛋。它的价格比线下的稍贵,外面小摊的椰子一个35卢比,bb daily上是36卢比左右,但毕竟每天给我送到家门口,算是很划算了。




据报道,bb daily现在的日订单已经达到了13万。bb star也是类似的会员服务,每月购买,可以享受提前配送等特权。但即使是bb star会员,目前也不再提供90分钟的配送服务。




bigbasket之前提供的快送服务,也是和线下的一些小店合作,而不全是自己和农民直接合作的仓储库存,由配送员骑摩托车配送。




最近的配送调整中,它开始逐渐放弃这一策略,全部在自己的库存输出,取消了快送之后,它所有的货物都会由小货车来配送,一次可配送的订单增多,这样成本可以下降。相应的,它也多增加了几个可选时间段,据称,以后85%的产品都可以在3-4小时内送达。




这一调整,被视为对最近入局的flipkart和swiggy的应对策略。




线下小店配送:dunzo和swiggy




2015年在班加罗尔成立的dunzo,是印度版的“闪送”。目前为止,它在印度的8个一线城市运行。目前,它的月活用户约为100万,而月订单数为200万单。它的投资人主要有谷歌、lightbox风投等,目前融资总额为7800万美元。




dunzo从同城快送起家,还有跑腿服务,可以帮忙取快递、送洗衣服务甚至配钥匙等。后来,它又增加了杂货、蔬菜、水果、药品等在线网购。但dunzo自己不提供商品,而是连接线下的商店,由配送员上门代买。




就品类而言,dunzo上线的主要是中小型的线下商店,有连锁的商店,也有社区的夫妻店。我现在偶然也用dunzo买生鲜,虽然它的品类不够齐全——一次只能在一个商店下单,每个小店的品类有限,但至少它是即时配送。还有一点,dunzo上有很多线下肉店,可以买到新鲜的猪肉和牛肉。这一点目前来说我还没有发现替代选项,因为其他肉类电商都只卖鸡肉、羊肉和鱼肉。




dunzo的服务非常便宜,4公里以内的基础配送费用只有30卢比(人民币3元)左右,打折时甚至有十几卢比的情况。即使是远距离配送,10公里左右收费也只有130卢比左右(人民币13元),且只按照距离额外收费,不按照物品重量额外收费。




这一切都归功于印度便宜的人力成本。dunzo在班加罗尔的招聘广告显示,每天工作12小时的全职配送员,每天最高的薪水只有1100卢比(人民币110元)。




swiggy平台上的蔬菜水果配送点




今年8月,总部位于班加罗尔的外卖平台swiggy也推出了类似dunzo的服务,开始在班加罗尔试点。swiggy是以送外卖起家,获得美团的投资后,开始慢慢转型为全品类配送平台,也增加了跑腿服务。




相比之下,它在外卖赛道的对手zomato则走了大众点评的路线,它以提供餐馆目录起家,现在也仍然重点在发展线下餐馆引流和会员服务,并没有在线上服务方面拓展。




鱼肉品类突围:freshtohome和licious




除了较大的生鲜杂货平台外,印度还有一门比较有特色的生意,就是肉类垂直电商。目前,最主要的两家平台是licious和freshtohome。




licious2015年成立于班加罗尔,目前已经融资9450万,目前,它的平均日订单为6000单,平均单价为700卢比(约70元人民币),在7个城市提供服务。freshtohome是2015年8月成立的,总部在班加罗尔,目前融资3100万美元,它目前在9个城市提供服务。




之前在发现dunzo上的肉类小店之前,我用licious和freshtohome的频率差不多,大概每个月一两次。原因是这两个平台上的品类都不够齐全,一个平台有鸡翅却没有鸡腿,一个有巴沙鱼却没有我想要的那种虾。




本质上,是因为这两个平台起家就是不一样的。licious主要从鸡肉起家,它直接和养鸡场和农民合作,把控整个从饲养到送到消费者的每一个环节,它的愿景是作为印度“首个也是唯一的肉类食品品牌”,重心放在自己的产品,所以它的联合创始人abhay hanjura就表示,licious永远不会开始送牛奶。




除了鸡肉、羊肉和海产品之外,licious还推出了自有品牌旗下的肉酱,其中含40%的肉,这是在印度线上生鲜的一种新尝试。




freshtohome上的品类




而对手freshtohome的路径与之不同,它以鱼和其他海鲜类起家。创始人shankadavil说,鱼和肉都只是一种手段,而并不是目的,freshtohome强调的是自己的冷链技术,核心是配送,因此之后牛奶、甚至是印度人用来做dosa的面糊等都会配送。它目前已经在平台上配送鲜切蔬菜。




目前,freshtohome称每天处理1.4万订单(略高于licious),在上一个财政年度的年收入为20亿卢比(约人民币2亿元)。它的三个线下体验店分别开在班加罗尔和金奈。




freshtohome在配送时间上也比licious略胜一筹,licious承诺的时间为120分钟,有时候会提早送达,而freshtohome虽然承诺120分钟,但基本上可以在90分钟内送达。




此外,freshtohome的用户留存率也好于licious,它称自己96%的用户都会再次购买,而licious的客户留存率则为90%。有一阵子,licious把客服外包出去,据说客户服务质量有所下降。




licious的包装




为了打造品牌,licious在产品包装上也花了心思,在塑料包装外用现代设计感的纸盒包装,突出ip的色彩,而freshtohome的包装则很简单。




电商巨头入局:flipkart和亚马逊




还有两个玩家也不可忽视,就是印度的两大电商巨头亚马逊和沃尔玛拥有的flipkart。今年12月,二者都宣布了进入到生鲜杂货配送的领域。




两位电商业的巨头,又将在在线生鲜市场展开竞争,毕竟,市场的潜力是巨大的。市场研究公司reportsnreports的一项分析显示,到2023年,印度的在线食品杂货市场将从2018年的620万卢比(约人民币62万元)增长到1万亿卢比(约人民币1000亿元)。




12月11日,flipkart和沃尔玛宣布,共同投资了总部位于班加罗尔的b2b新鲜农产品供应链公司ninjacart。ninjacart成立四年,使用大数据、物联网来改进即时交易,目前与超过4.4万名农民与6万多家小商店和餐馆合作。




flipkart supermart的界面




但目前为止,flipkart的生鲜业务还没有上线,5月上线的flipkart supermart里只有杂货,在班加罗尔等5个城市运行。




而亚马逊则在今年的8月率先在班加罗尔推出了杂货生鲜配送服务。这项名为“亚马逊生鲜”的项目,用户可以在上面买到5000多种蔬菜水果、乳制品、肉类等。在上午6点至午夜之间,亚马逊还为prime会员提供2小时的快送服务。




亚马逊此前收购了kishorebiyani拥有的未来集团零售部门的股权,在杂货生鲜配送上,它也与未来零售旗下big bazaar、more等超市合作。据报道,11月,未来零售每天从德里、孟买和班加罗尔的18家商店,每家为亚马逊的两小时送货服务完成300到1000笔订单。




12月18日,亚马逊又宣布,它将在浦那开展试点项目,与农民直接合作来提供“从农场到餐桌”的生鲜配送服务。它目前正在与十名农民合作,并在附近建立了一个冷链枢纽。




亚马逊印度负责人阿米特·阿加瓦尔(amit agarwal)表示,亚马逊的目标是占有在线杂货市场的最大份额。亚马逊预计,到2023年,杂货和家庭业务将占据它在印度市场业务的一半。



志象网:长期关注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及国际化进程,提供一手信息及独到视角,英文科技媒体the passage 大中华区独家合作媒体。志象网微信公众号(id:passage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