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公司赴美ipo?腾讯美团等力挺 融资34亿 当心信任暗伤 -世界杯365买球

seo知识 10-21 00:00:00
文/每日资本论

估值70亿。



中国互联网健康保险保障平台“水滴公司”或将赴美ipo?


10月19日,有消息称,水滴公司计划2021年第一季度正式赴美ipo,募资规模预计为5亿美元左右,高盛、美银等将担任联席主承销商。


公开资料显示,“水滴公司”关联公司北京纵情向前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8月,注册资本1亿人民币,法定代表人、第一大股东为沈鹏,他是美团第10号员工、美团外卖联合创始人。


水滴公司目前已完成多轮融资,投资方包括idg资本、高榕资本、真格基金、美团、腾讯等,其中最近的一轮融资发生在今年8月20日。彼时,水滴公司创始人兼ceo沈鹏又对外宣布,水滴公司公司已经完成了2.3亿美元的d轮系列融资,由瑞士再保险集团和腾讯公司联合领投,idg资本、点亮全球基金等老股东跟投。


据悉,水滴公司进入“2019胡润全球独角兽榜”,估值70亿元。迄今为止,水滴公司的总融资规模超过34亿元。


虽然截至发稿,水滴公司并未公开对上市发表任何言论,但无风不起浪,部分业内人士猜测其或许在美国上市。


公允地说,水滴公司上市至少“每日资本论”还是给予掌声的,毕竟,能够通过这个平台需要帮助的人们实现互助,这是一件大好事。把大好事变成商业,也没什么,只要能帮助人,不违法乱纪,正常运营,无可厚非。


但问题就出在,信任变成生意这个过程,已经出现了信任危机。这是水滴公司需要持续关注的话题。



水滴公司依托微信场景建立了三块核心业务:水滴筹、水滴互助以及水滴保险商城。其内在逻辑是——以水滴筹、水滴互助两大精准场景为切入点,结合大数据等技术,通过与保险公司深度合作,把经过筛选和定制的保险产品直接推荐给用户,众筹导流,互助盘活流量,再经由保险变现,三大业务从导流到变现形成完整的商业闭环。


但水滴公司的水滴互助和水滴筹,时常遭到质疑。先是水滴筹被曝筹款审核机制存在漏洞。2019年5月,德云社相声演员吴帅突发脑出血住院救治,其家人为其在水滴筹上发起筹款,金额为100万元。但部分网友发现,吴家经济状况较好,在北京有两套房产、一辆车,却在登记众筹时勾选了“贫困户”选项。


此后的11月初,国内首例因网络个人大病求助引发的纠纷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法院认定,筹款发起人利用水滴筹平台发起求助,刻意隐瞒名下财产和其他社会救助,违反约定用途将筹集款项挪作他用,构成违约,一审宣判令其全额返还筹款15.3万元并支付相应利息。


水滴筹的地推模式也饱受诟病。《南方周末》报道称2019年11月30日,一则名为“卧底水滴筹医院扫楼筹款:高薪 绩效考核,审核漏洞多”的视频报道引发关注。据悉,水滴筹在全国40个多城市的医院派驻地推人员,他们“地毯式扫楼”寻找求助者,挨个病床问病人困不困难,需不需要筹款帮助。达成救助协议后,这些地推人员每单最高提150元,月收入过万,业绩末位者淘汰……拍客还发现,地推员们对募捐金额填写随意,对求助者财产状况不加审核甚至有所隐瞒;没有对捐款用途进行跟踪,缺乏监督;利用社会普遍接受的案例作为模板撰写求助背景,博取公众同情。



此外,水滴公司百分百持股的保多多保险经纪公司,因涉及欺骗保险人、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隐瞒与保险合同有关的重要情况等违法违规行为,被陕西银保监局合计处罚76万元。


今年9月,银保监会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局发文谈网络互助监管的话题,引发市场关注。文章称,最近一段时期野蛮生长的网络互助平台,本质上具有商业保险的特征,但目前没有明确的监管主体和监管标准,处于无人监管的尴尬境地。面对新形势、新要求,需要适时完善保险监管政策和监管技术,及时、准确打击非法商业保险活动,保障保险市场健康稳定发展,切实维护保险消费者合法权益。


文中还提到,网络互助平台会员数量庞大,属于非持牌经营,涉众风险不容忽视,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存在跑路风险,如果处理不当、管理不到位还可能引发社会风险。


种种问题的暴露,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对此,水滴公司ceo沈鹏曾发微博回应表示,“再管不好,我愿意把水滴筹交给相关公益组织!”决心之大,可谓罕见。



其实,水滴筹想要往商业化转变,并没有任何错误。商业化转变的过程中,出现了问题也并不可怕。任何一项产品或者说是理念,最终的行为都不能只是纯公益,纯公益的背后一定是低效率。


今后,不管水滴公司要不要上市、何时上市、在哪儿上市,如何达成商业和公益之间的平衡点,这是其需要持续反思和考虑的问题。毕竟,信任是一切的基础。



【每日资本论】系今日头条连续四年签约作者。欢迎通过私信、留言等方式提供新闻线索。常态化防疫,不能松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