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世界大势展望2022年世相新局 -世界杯365买球

热门 12-31 05:09:00

原标题:西索世鉴|法国:试图带领欧盟成为“第三极”,无奈力不从心

【编者按】

2021年即将过去,世界依然在新冠疫情肆虐下艰难前行,大国博弈、地缘政治冲突、新老热点问题错杂交织。世界与中国如何从2021年走来,又如何向着2022年前行?上海外国语大学(sisu,“西索”)上海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与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合作,邀集各领域专家,呈上“西索世鉴”系列文章,盘点2021年世界大势,展望2022年世相新局。

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在中美战略竞争之下,法国自总统马克龙上台以来,一直试图带领欧盟成为“第三极”。然而,在美国政权交替、德国新政府成立、以及断断续续不断反复的新冠疫情却使得法国在2021年显得尤为挣扎。

新冠疫情依然是最大不确定因素

2021年以来,法国国内新冠疫情始终没有得到很好的控制,疫情不断反复带来的不仅是法国经济复苏难以预计,也为马克龙参加明年总统大选蒙上了阴影。包括世界银行、经合组织等各类国际组织,对法国经济增长的预期伴随着疫情的不确定性也在不断调整,虽然第三季度对于法国经济在2021年的增长给出了6.8%的预期,但随着新一波疫情到来,迅速向下调整,并对2022年法国能否如同此前预期增长4.2%也打上了大大的问号。

虽然经济增长具有不确定性,但法国很好地在名义上控制了就业问题,从法国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来看,法国登记失业率在第三季度维持在8.1%,已接近疫情前水平,然而这也只是在马克龙政府经济复苏计划中增加了所谓部分失业的统计数据,其真实就业率依然维持在67.5%的较低水平。

此外,全球疫情带来的供应链问题也对法国造成了极大冲击,自2021年年中后,法国消费物价指数急剧攀升,通胀率已达2.8%,并且,伴随着碳排放税进一步实施以及冬季对于能源需求的急剧攀升,2021年末通胀率可能进一步提高。

疫情的不稳定也直接反映在了马克龙的支持率上。距明年总统大选已不到半年时间,2021年马克龙的支持率随着疫情反复而不断反复,相较前几任总统而言,成功连任的希拉克和密特朗在同一时期信任度均高于30%,而萨科齐和奥朗德则均低于这一数值,信任度处于这一数值分水岭的马克龙,面对新一波奥密克戎变种带来的疫情,以及法国首次出现单日确诊超10万病例的局面,其连任前景无疑蒙上了巨大的阴影。

更尴尬的是,马克龙的防疫措施,尤其是“疫苗通行证”政策,在法国遭到了广泛抵制,并且,反对者已同“黄背心”运动形成合力,再次造成了法国境内持续时间长、参与人数多、抗议所在城市分布广泛的态势,在其政策遭到抵制的同时,也加重了抗疫难度。

挣扎中寻求外交政策的变化

2021年法国外交也遭遇了一系列不顺心的事——法美关系在美国总统拜登上台后从低谷恢复但又因美英澳联盟(aukus)再次遇冷、德国前总理默克尔离任后德法关系一个时代终结、马克龙涉穆斯林一系列言论遭到阿拉伯世界抵制法国、在法非峰会上又遭到非洲国家抵制、力促伊核协议却长时间无法达成等等。在法国的外部环境短时间无力改善的情况下,法国自身的对外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中,并显现出几个显著特点。

首先是以“环境外交”代替过去的“人权外交”。“人权”问题一直是法国在外交政策中借以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重要话题,然而,在2021年法国外交政策中,环境保护话题成为了法国政府在推行其外交政策时提及最多的话题。从马克龙的新年致辞到在“一个星球”峰会上的发言,从达沃斯论坛的主旨演讲到在2021年同其他国家首脑的电话、视频、面对面交流,包括其在g20, cop26等各种双边、多边场合,环境问题成为法国在2021年外交场合提及最多的话题,同时也成为了法国外交政策的核心内容之一。

其次是加深了在“印太地区”的参与度。2019年,法国即公布了其所谓的“印太战略”,而在2021年初疫情逐渐趋于缓和之后,法国一直试图加深其在印太地区的存在和参与度:除了借助法国在印太两洋海外领地的基础上宣称法国也是一个“印太地区国家”之外,在军事上,自2020年9月起法国的海上任务包含“在印太地区巡弋”,旨在展示“法国一直以军事形式在该区存在”,这也是外长勒德里安(jean-yves le drian)2017年身为国防部长时的承诺。在同印太沿岸国家,尤其是在同东盟国家的外事活动中,法国在双边联合声明中强调共建所谓“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而在aukus成立之后,法国将2018年提出的“法-印-澳轴心”建议改为了加强法-印之间的同盟关系,并不断推进对印军售。

在欧盟内部,法国寻求欧洲“战略自主”的意愿表述越来越强烈。除“环境外交”外,欧洲战略自主是法国在2021年各类双边、多边外交场合强调最多的话题之一,尤其是在美国调整其全球战略并从阿富汗撤军后,马克龙称“后阿富汗时代,将加速欧洲的战略自主议程,以及在这一过程中所带来的一切”。而在aukus之后,法国更是利用欧盟基于同盟立场对法国的支持,进一步阐述欧洲需要真正的战略自主。并且,马克龙2021年11月底访问意大利时,双方就“建立真正的欧洲共同防御”达成一致,进一步推动了法国在接下来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期间继续寻求欧洲“战略自主”的信心。

与此同时, 欧洲内部出现了“德法轴心”向“法德轴心”的转变。在默克尔退出政坛,德国新政府呈现“交通灯”组合(即社民党、绿党、自民党联合执政)的情况下,尽管德国现任总理朔尔茨当选后第一时间访问法国,但从其公开表述来看,法德之间基于地缘政治利益及能源政策的差异依然存在。朔尔茨虽然在其表述中有向法国妥协的姿态,但鉴于其内部联合政府在外交政策上并不一致,并且已出现了朔尔茨同外交部长贝尔博克在外交政策上存在分歧的传言,德国是否能在欧盟层面同法国继续保持默克尔时期的“默契”关系面临挑战。而法国也并未对此坐视不理,马克龙访问意大利后,法意合作也引发了德国政坛和舆论的“酸葡萄”心理,对日后法德关系埋下了隐患。

基于实力的“无力”和法国的“大国梦”

法国在2021年继续了近年来通过国际和多边组织,阐述自己全球治理理念和方案,并寻求各方支持的做法。究其原因,在于法国自身实力不断下降,国内治理水平未见改善,但其国际影响力下降并未妨碍法国追逐“大国梦”。在马克龙的自传《变革:为法国而战》中,阐述了法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外交原则:在英国脱欧后,法国成为唯一代表欧洲的常任理事国,意味着法国有能力扮演世界大国角色,也要求法国承担更大责任。

在马克龙执政之后,在外交层面法国“四面出击”:试图以环保问题,将自身的价值观融入其中,通过《巴黎协定》,在《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框架内引领全球发展;通过创新和数字化转型,试图扭转在工业革命2.0和3.0中因政策导致的劣势,通过数字转型带动就业,并引领欧洲数字转型发展;通过深入参与被法国政府及智库定义为“21世纪全球地缘政治核心地带”的“印太地区”,进一步深化其基于地中海并向外扩张的海洋战略;凭借其欧盟唯一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身份,主导欧洲战略自主,以构建能够同中、美、俄抗衡的军事力量。

然而, 法国的“大国梦”却在2021年遭到了严重阻碍:在欧盟内部,虽然近期获得了意大利的支持,但以德国为代表的欧洲大陆国家,更倾向于依靠美国和北约的保护,对于马克龙所提出的“战略自主”,并没有做好更进一步的准备。

而对于深度参与“印太地区”事务,欧洲多家智库和多名学者认为,当前欧盟和德国所制定的“印太战略”,是因为法国在印太地区“进行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投资”后,迫于法国带来的压力而制定的,并且,法国国内对于法国是一个“印太地区国家”的定位也存在分歧,包括梅朗雄、勒庞在内的多名法国政客认为法国距离“印太地区”太远,“不应该陪美国在印太地区继续‘危险的游戏’”,而aukus的成立,更是为法美在通过多边组织协调“印太地区”策略上构建了障碍。

在数字转型发展领域,虽然2020年末在法国推动下欧洲出台了带有明显贸易保护主义色彩的《数字服务法》和《数字市场法》,但最终也只是沦为同美国在贸易领域讨价还价的工具。此外,在环保问题上,尽管法国不遗余力推进包括碳排放税和碳边际税,并试图借此进一步推动欧元在国际结算中的比重,但其“过于用力”的推进加重了欧洲通货膨胀速度,加上因北约同俄罗斯交恶,从而影响了“北溪-2”天然气管道的投入使用,致使欧洲能源问题更为突出。

更为重要的是, 在法国经济长期不景气之后,法国已经无力为其“大国梦”继续买单,根据法国经济部2021年12月初公布的数据,其公共债务已达28343亿欧元,占gpd的116.3%,而马克龙公布的“法国2030”规划中,将继续投入300亿欧元,“以便法国和欧洲能够重新掌控自己的命运”,但该笔经费从何而来,又将为法国带来多少收益,受到了广泛的质疑。

法国将加深对多边组织的依赖,对华态度或将延续

2022年,法国将成为欧盟轮值主席国,而德国也将成为g7的轮值主席国,在当前欧盟由“德法轴心”向“法德轴心”转变的过程中,法国或将进一步努力协调欧盟同g7、北约等多边组织的态度。虽然在利益诉求上有所差异,但在合力推进欧洲一体化,应对外部压力上,法德之间依然存在着共同价值,而这也将给予马克龙进一步加深对各类多边组织依赖的可能性:法国或将继续以欧盟为基础,以欧洲的“价值观”、“规则”等为“原则”,参与全球治理事务。

而在对华政策上,法国或将延续一直以来在国家层面同中国积极开展合作,并寻求中国在国际事务中对其支持,但在多边组织中继续同中国在意识形态、治理理念、政治制度等方面的竞争态势。

(薛晟,上海外国语大学法语系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