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知识改变命运 -世界杯365买球

热门 12-28 05:09:00

原标题:一所不信“天注定”的慈善中学,和它改变的无数命运

出生在贫寒之家,必须奋力一搏,才有机会改变命运。“不幸”曾是他们的标签,但在入读国华中学后,他们自称为“幸运儿”。每一位来此求学的人都会在校门口的石碑上读到“用知识改变命运”几个大字,当他们进入这所费用全免的慈善中学,不仅得以继续学业,还被教会了自尊、理想与爱。

这是三段真实的故事。

齿轮转了

一通改变命运的电话打到村上,因为家里没装电话机,这个重要的消息,黄华庚没有亲耳听到,而是由一位村干部急匆匆跑来转述:“华庚,华庚,广东那边通知你去考试了!”

正在田里插秧的少年知道,这是那所叫国华的学校打来的。除了从一位住在顺德的亲戚口中听说到学校名字,除了知道这所“奇怪”的学校一切费用全免,还帮助家境贫寒的学子解决高中、大学乃至研究生阶段的全部费用,黄华庚对国华一无所知。

但可以免费上学就够了。黄华庚一家过得很艰辛,父亲很早去世,妹妹有残疾,全靠母亲一个人拉扯生活。读小学时,黄华庚的书本和墨水都是蹭同学的。假期里,黄华庚会挎着一个泡沫箱子到田头吆喝卖冰棍,平时他会捉鱼、采蘑菇、背竹子,把鱼烘干在赶集时卖掉,也是家里一笔重要的收入。

所以当出现一个不用愁钱的求学机会,黄华庚立刻登上了去长沙的巴士。考场负责招生的老师见到这位星夜赶来的农村孩子,心疼地说可以休整一天再考,但皮肤被晒得乌黑的少年只想赶紧考完,因为还要赶回去帮家里干农活。

命运的齿轮就此开始旋转了吗?最终,自强的少年幸运通过了国华的入学考试,成为首批被招募的学生,而在齿轮另一边,同样对求学忧心忡忡的还有女孩白刘黎。

白刘黎生长在一个特殊的家庭,家里的哥哥、姐姐和自己都是被收养的孤儿。家人之间的关系总是微妙而冷淡。哥哥姐姐都已成家立业,父母很少向人提起这位小女儿的存在。在养母去世后,家里就只剩下白刘黎和深陷丧妻之痛的养父。后来父亲病了,在一个暑假,寡言的养父去世,家中的积蓄也因为治病而所剩无几。

白刘黎强调,自己并没有因为父亲的离世而流露过负面情绪。从小养父就剪去了她的长发,她早已习惯以假小子形象示人。对于白刘黎来说,入读国华有着更为重要的人生意义,她不仅能够求学,还在学校老师的关怀下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从而变得更加开朗积极。

2002年,碧桂园创始人杨国强决定捐资创办全国第一所纯慈善、全免费、全寄宿民办中学——国华纪念中学,面向全国招收家庭贫困、素质优异的中学生,一切费用全部由学校承担,人均培养费用超过30万元。

杨国强写下如此寄语:“立校办学的目的,是让年轻俊彦从拥有知识开始,继而拥有高尚的品格和灵魂,以建设国家和回报社会为终点。我真诚希望每一个走出‘国华纪念中学’的学生,铭记‘既受助于社会,当以奉献社会为终生追求’的价值观。”

十多年来,这些理念一以贯之。随着国家精准扶贫与乡村振兴战略的不断深入,这所慈善高中所做的远远超出了物质帮扶层面,始终致力于从人格和精神层面对贫寒家庭出身的学子进行全方位的培养。

和国华学生有过接触的人常常会感慨,这些学生强烈的家国情怀。在他们身上几乎看不到与贫寒相关的自卑,而是一种积极阳光的人生态度。

那些暖流

11月23日,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国民心理健康评估发展中心发布《乡村儿童心理健康调查报告》,数据显示,留守儿童的抑郁检出率为28.5%,过度焦虑检出率为27.7%,均高于非留守儿童。因离异、留守所造成的亲子问题与乡村儿童易怒、极度自卑、不善沟通的行为有着直接关联。

对于上述报告的总结,黄华庚或许会深有感触。据他回忆,第一届国华学子70%来自单亲家庭,还有许多是孤儿。采访中,他也多次提到自己来到国华之前的自卑,因为贫穷,他们曾经是村里被欺辱的一家,而在谈到这些时,他也说出了被国华所治愈的那些温暖片段。

黄华庚说,现在的孩子很难相信,第一批来国华的学生会因为冲水马桶而充满惊异。许多“城里的东西”都需要老师示范一遍才会用。宿舍同学来自五湖四海,每个人的生活习惯都不相同,比如,缺水地区来的同学原本一个月才会洗一次澡。对此,黄华庚清楚地记着,老师们当初是如何盯着他们搞个人卫生,又是如何绞尽脑汁呵护着他们的自尊。

不让学生因为受人资助而低人一等,是黄华庚在国华的感受。早在2002年,国华就给每一位学生配了电脑。但上课的时候,没有一个学生敢去用。老师专门上了一节课,当着学生的面把电脑拆了,让学生也拆,拆完后再装起来。多年后,黄华庚开始理解当初老师的举动,“我想老师这么做是想让我们安心,电脑是可以装好的,坏了也没关系。”在国华,暖流从不止息。

白刘黎记得所有教过自己的老师:那个自己腿脚不好却喜欢和大家一起运动聊天的班主任;那个在每篇作文底下写真诚批语的语文老师;还有去世的生活老师阿海,他总能神奇地在第一时间知道所有人的困难,如果谁生病了,那一天就会有一份病号饭。

许许多多毕业生会格外强调国华老师的特殊性。在学生们心中,他们是超越老师的存在,因为某一种更高的理想聚集在此。在一流的教学能力外,国华的老师总是教书育人延伸到为人处世、待人接物的方方面面,甚至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

小世界与大视界

南方天气晴朗,纵横交错的河流穿过名为北滘的小镇,国华纪念中学坐落在此。一群孩子在这里专心求学,慢慢长大,有着近乎家人一般的情谊。“我们是同一个圈子里的同一类人”,白刘黎说,这就是许多学生对学校生活的感受。

而在一个叫贾配洋的四川男孩眼里,这个稳定而安全的小世界却带给他惊涛骇浪般的人生体验。

从刚入学的军训开始,贾配洋就跟着学校去到了黄埔军校、虎门销烟炮台、华南植物园,几乎每隔两周,国华就会组织学生旅行、考察,有时是艺术馆,有时是博物馆,贾配洋还被学校带去过碧桂园、美的、格兰仕参观,了解公司到底是什么,社会究竟是如何运作的,在学校里,他上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名校课程,这些经历让少年大开眼界。

在中科院读研究生时,贾配洋有了机会去到美国的东海岸,从纽黑文到波士顿,从耶鲁到哈佛,把名校都逛了一遍。这是国华曾带给他的向往。读书时,国华总是给学生开很多博览类的课程。后来从事科研工作的贾配洋在一次演讲中,把国华带给他的影响归纳成三点:善于坚持、敢于尝试、乐于实践。在研究半导体芯片、智慧城市、自动驾驶等前沿科技,遇到困难时,他总是会想起那个在学校里勇敢学跳华尔兹的农村男孩。

黄华庚在上海找到了工作,一所知名的律师事务所在面试时看中了他。因为聊天总是绕不开国华,一个多小时里,大律师都饶有兴致地听着黄华庚的讲述。

那是一个颇有国华风格的故事。黄华庚刚入学时,社会上的拜金风气兴盛,面对家境贫寒的国华学生,杨国强和校长季德华都觉得应该要教会学生正确理解物质生活。于是杨国强自掏腰包请了当时所有学生去住五星级酒店。除此之外,学校还会给学生开思齐课,带学生吃西餐,出去旅游。“那时我们就明白了龙虾是什么、别墅是什么,五星级酒店也不过是一张床,睡一觉而已,这对我们形成自己的人生观很有影响。”黄华庚说。

听完他在国华成长的故事,大律师马上把黄华庚留了下来。

使命感

回忆命运的转折,黄华庚总觉得自己是幸运儿,他常想,如果放到现在,或者晚几届考国华,自己很可能会落榜。落榜不代表不需要帮助。早在国华读书时,黄华庚就会把学校发的零用钱攒下来,给到一个困难的初中朋友。黄华庚觉得,他没能像自己那样幸运,考上国华。

在做律师有了些积蓄后,黄华庚马上开始了对国华落榜学生的资助。其中一个孩子来自郴州,黄华庚知道那个县比自己的家乡还要困难。

在妻子的支持下,黄华庚资助这个孩子完成了高中学业。去年高考,孩子顺利考上长沙理工大学,黄华庚非常高兴。

和一般的资助关系不同,他们之间常常交流,被资助的学生放假了就会打电话。黄华庚听说,在考上大学后,孩子的姐姐也当上了老师,生活正变得越来越好,至暗时刻已经过去。

不久前,师弟找到黄华庚,说自己也想开始资助学生,他们至今都清楚记得国华阶梯教室里“以奉献社会为终身追求”的教导。

今年黄华庚打算继续深入法律援助,湖南省司法厅在上海招募援助律师,他马上报了名,前段时间刚刚拿到聘书。一种朴素的道德感和使命感始终存在,“我想那些在上海漂泊的需要援助的湖南人,有个老乡在身旁,总是好沟通些。”

白刘黎则回到了家乡。在做了几年记者后,今年6月,她来到陇西县云田镇杜家坪村担任了第一书记和驻村帮扶工作队队长。谁家孩子要上学,谁家可能因病返贫,都是她的工作职责所在,目前,她最大的目标是希望自己能在任职期间为乡民修一条好路。

贾配洋现在生活在深圳,成为了一名科技工作者,专注于人工智能算法的研发,已经有多项核心算法技术成功落地。他还记得在毕业前夕,季德华校长说,要把握当下,只要为社会创造价值,人生自有意义。

在国华的教导之下,还有更多国华学子正在实践“当以奉献社会为终生追求”的人生。毕业于国华的广东女孩朱春凤如今是一名专治疑难杂症的妇产科医生,为病人解除痛苦,被她视为回报方式;出生在猎人之家的林新运回乡开办了一家绿色食品公司,正奋力带领村民们一同致富;记者李宁怀走遍了城乡的各个角落,还为家乡兴建了一所希望小学。

据统计,从2002年创办至今,共有3405名处于辍学边缘的学生来到国华开启新的人生。截至2021年,国华纪念中学培养毕业生2758位,其中硕士912人,博士177人,学校每年各项日常开支接近5500万元。出生贫寒之家,必须奋力一搏,才有机会改变命运。他们来自渔村、田野、山林,“不幸”曾是他们的标签,但在进入国华中学后,命运发生了改变,他们不仅得到继续求学的机会,还被教会了自尊、理想与爱,在长大成人后,他们带着一种让社会变得更好的使命感,纷纷走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