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店铺代运营合同范本(中国第一淘宝村,如何批量制造新的“薇娅”?) -世界杯365买球

淘宝电商 12-08 01:23:00
导读:2015年,大源村活跃网店数名列全国前三。2018年4月,大源村被列为白云区四条重点整治村之一。即使在2018年的广州,这也令人不可思议。在拉扣今年续约时,仓储价格已上涨30%。七普数据显示,广州市四分之一流动人口居住在白云区,而大源街以14.71万人位居白云区镇街第三名。社会、技术、行业巨变,许多固有范式与运行系统遭到冲击,世界显现出典型的波动性、不确定性、复杂性、模糊性等特征。为了接近货源,降低成本,公司于9月迁

没有人能预料到,出租屋里一根网线架起的“电商”,能发展出如此改天换地的能量,包括十年前的薇娅。

2012年,尚在西安开线下服装店的薇娅,听到了时代转型的隐约钟声,毅然南下广州,开了第一家网店,从此走上传奇女主播的逆袭之路。

那时的广州,是无数电商“弄潮儿”的第一站。薇娅触“网”时,白云郊区东南角一座城中村的电商行业萌发,继而疯长。

5月13日,阿里巴巴集团公布截至2021年3月31日季度及2021财年业绩,并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表《致敬》:“大源村是中国首个年销售额突破100亿元的‘淘宝村’,这里活跃着超过3000家淘宝店。先积累了经验和资源的头部商家,又提供众创孵化平台帮助小商家和新商家。整个区域内,电商全产业链拉动就业超10万。”

如今,这座叫“大源村”的村子已成就传奇,加冕“中国最强淘宝村”的桂冠。薇娅功成名就之时,这座村子里,许多月租450、日发一万单的电商从业者,想成为下一个“薇娅”。

新时代来临,中国第一淘宝村,如何批量制造新的“薇娅”?

太和、钟落潭、人和、江高四镇,分布着白云区99%的淘宝村,也几乎占据整个广州的三分之一,另外三分之一则在番禺。(注:2020年7月1日,太和镇一分为三,分为太和镇、大源街、龙归街。阿里研究院2021淘宝村名单及其位置,均为行政划分前情况)

月租450,日发一万单

大源村的电商历史可追溯到2012年前后。彼时的广州,是国内众多电商创业者的天堂,涌入了无数追逐梦想的人,这包括后来叱咤风云的薇娅。2015年,大源村活跃网店数名列全国前三。

不过,这座村子到2018年,才获得了真正的生命。

据大源电商协会会长李远斌回忆,彼时的大源村电商产业“大而不强、多而不聚、杂而不精”。25平方公里的城中村,出租屋内到处都是小电商经营户和生产作坊。

白云区的应对策略是,让商家从出租屋走向产业园。

2018年4月,大源村被列为白云区四条重点整治村之一。清民宅办厂、拆违建,盘活旧厂房,几番行动后,村子出现15个集服装经营、仓储、直播于一体的电商园区。

大源村的园区不仅吸引了近1000家“原著民”入驻,还吸引了不少“村外”淘宝店家。

阿翔所在的“拉扣”团队,是第一家搬进电商创意园的企业。据他回忆,2018年底刚搬来时,附近没几家餐馆,不到一年的时间,1万多平方米的创意园,被一家家“友商邻居”填满。

大源电商创意园图(郭倩倩/图)

问及“为何而来”,阿翔的回答是:优点很多,综合条件好。

在电商界,大源村电商能力值堪称“五边形战士”——空间大,价格优,物流快,基础好,货源近。

拉扣团队做大码女装比杨天真更早,由于销量稳步增长,渐渐需要更大的空间。

经过考察筛选,拉扣从600平米的同和(白云区另一镇街)“老巢”迁出,与大源电商创意园签订为期3年的租赁合同,一口气拿下4楼和8楼两层。这包括约2800平方米的仓储与办公区域。

相较于同和30元/平米的价格,大源仅需22元/平米,近三分之一的差价极具诱惑。电商创意园还对一次性缴纳者、多年合同签订者采取优惠。

大源村生活成本也很低。租一间50平米的两房一厅,仅需450元。即使在2018年的广州,这也令人不可思议。

不过,随着大源村配套设施的完备,房租与厂租价格也在上升。在拉扣今年续约时,仓储价格已上涨30%。

“增幅在我们可以承受的范围内,太和前段时间主动说可以给两千多平米、二十多的价格,但大源村物流基础好、货源近,暂时不作考虑。”阿翔说。

拉扣大码女装双十一发货场景图 (受访者/图)

算起来,大源村的物流已经有十年积淀了。

这里的快递小哥早就“见过世面”,“你下单说有一万单件要发,小哥也面不改色拿装备过来了。”阿翔对这种顺畅的配合非常满意。“而且价格还便宜,这里发件只需要两块多,也比同和便宜近三分之一。”

当然,物流的基础是交通。地处和龙科技创新谷南端和广深港澳科技创新走廊沿线,20公里范围可达白云机场、广州火车站、广州北站、广州东站等重要交通枢纽,大源村外部联通也非常便利。

最后必须要聊的,就是货源。广州引以为傲的大型服装批发市场,很大程度为大源村,甚至一半淘宝村的十年成长奠基。

在广州的273家淘宝村中,根据主营产品和服务类型,可以分为农贸、工贸和纯贸易三类。近年来淘宝村数量突飞猛进的增城区新塘镇,属于工贸型,依托原生产加工基础,进行线上转型。

新塘镇鼎盛时期,拥有两千多家牛仔制衣及相关企业,总生产量占全国的60%,是中国最大的牛仔服装产业基地。

而以大源村为代表的淘宝村,则属于纯贸易类,自身不从事或较少从事生产加工,主要从事网络商贸服务。与沙河服装批发市场只有几公里的距离,每天雷打不动到档口进货。

大源村的电商起步源于来自全国各地的弄潮儿,如今仍在吸引大量人口集聚于此。七普数据显示,广州市四分之一流动人口居住在白云区,而大源街以14.71万人位居白云区镇街第三名。

新时代来了

电商是时代的新产物,而电商这一新事物也将迎来更新的时代。

2020年,新冠疫情“黑天鹅”冲击,抖音、快手等内容平台强势入局,电商领域“直播 ”步入全民化。

用管理学的话来说,我们已经进入vuca(乌卡)时代。社会、技术、行业巨变,许多固有范式与运行系统遭到冲击,世界显现出典型的波动性(volatility)、不确定性(uncertainty)、复杂性(complexity)、模糊性(ambiguity)等特征。

如何应对“乌卡时代”的挑战,这是电商从业者的必答题。

2019年11月,来朝电商从龙洞迁到大源村的新办公大楼。在来之前,来朝电商就做好了入局直播电商的筹划工作。办公楼共7层,分为拍摄厅、直播厅、沉浸式多媒体展示厅等多个区域。

“在‘乌卡时代’,及时、快速做出响应、参与其中,是最主要的一点。能不能成,做了再说。”来朝电商人力资源总监杨志明说。

搬到大源村之后,来朝电商确实大刀阔斧地开干了。首先,对粉丝基础大的店铺,为其搭建淘宝、抖音、快手三个直播团队,同时结合平台特点建立新店铺。50 的主播团队,每天在14个直播间轮番上阵,宣讲商品。

来朝电商旗下小宅女淘宝店铺主播正在直播图(郭倩倩/图)

其次,作为广州首批互联网众创平台,来朝实行“阿米巴模式”,鼓励并扶持员工建立自有店铺,培养人才的同时,激发其积极性。

来朝还注重修炼内功,聘请专门做电商创业管理的咨询机构,完善机制体系与内部架构;付费请专业技术团队量身打造仓储、财务等各个系统;请咨询老师定期授课、进行内部培训……

“邀请专业的人来帮助我们,能少走弯路。”杨志明对公司斥巨资修内功的做法解释。

但是,来朝是基于雄厚的供应链与团队基础作此选择,对于新入局直播电商的企业,这样的做法并不好学。

在来朝搬进大源村一年后,2020年10月,艺嘉传媒入驻道胜电商直播基地,并走出了与之完全不同的“乌卡”应对之路。

大源村道胜电商创意谷图 (郭倩倩/图)

艺嘉原先在武汉做互联网广告代理生意,因疫情2020年5月宣布倒闭。两个月后,凭着多年积累的互联网嗅觉,团队迅速重整旗鼓,入行抖音直播领域。

精通互联网流量特点的艺嘉传媒,入局两月就迎来了第一次爆款,又迅速迎来暴击。

“中小玩家带货理解不够深,初期选品上比较盲目,服装、美妆和日化等全品类都有涉及。”经过一段时间摸索,艺嘉传媒创始人之一邹贤泽发现从揭阳普宁县采购的家居服销量极好,成为公司的第一个爆款产品,每天约有3000单。为了接近货源,降低成本,公司于9月迁到了揭阳普宁。

好景不长,初冬时节的11月,保暖家居服需求旺盛。但是初来乍到的外地商家,与当地厂商并没有深厚的合作关系,2000单的需求只能满足十分之一的供给。刚起步的艺嘉传媒,第一次尝到供应链拖后腿的滋味。

“大源村靠近多个大型服装批发市场,至少货源能保证。”2020年11月艺嘉再次搬迁,入驻了大源道胜电商直播基地。一年的实践中,走出了中小玩家在直播电商领域的新路子。

一方面挖掘平台规律,找到“试卷”的得分点。这与早期互联网广告代理的从业经历不无关系。

在邹贤泽看来,淘宝与抖音有着完全不同的推流机制,这决定主播形式有很大区别:淘宝重销量转化;抖音则重内容打造,从停留、互动、点击和转化全方位打造兴趣电商、直播电商。

抓住内容电商平台的特点,艺嘉传媒更加注重运营能力的提升。做好日常视频内容运维的同时,在直播中保持与粉丝的话题互动与分享。采访当天,邹贤泽刚从沙面取景回来。“那里兼具欧式风情与烟火气,不像拍摄间一样冷清,出片质量比较高。”

邹贤泽认为,中小玩家入局直播电商,要从小处着眼,脚踏实地,做好流量、供应链以及选品等能力建设。当然,最主要还是秉信“新木桶理论”,找到自己的优势。因此,艺嘉传媒放大公司运营能力的长板,开启了抖音电商代运营服务。

来朝电商与艺嘉传媒,不同的发展模式,相同的创业热情。更多弄潮儿的故事,在这25平方公里的大地上书写。

大源村目前已有过半电商企业进军直播平台。

2021年3月,淘宝直播、中国市场学会等机构基于2020年全年数据,联合发布《直播电商区域发展指数研究报告(2021)》,通过直播商品消费、直播内容供给、直播内容消费、直播质量、产业促进等维度对全国各区域直播电商发展情况进行评估。结果显示,广州市白云区位居第二,仅次于杭州市滨江区。

如果说从出租屋到产业园是大源村的第一次转型,那从传统电商到淘宝、抖音、快手等多个直播电商平台全面开花,可以称为第二次突破。不同规模、基因的企业都给出了自己应对“乌卡时代”的方式。

其实,面对模糊、多变与不确定,最核心的还是“做自己”,也就是品牌建设。来朝电商表示,已将建立国潮品牌纳入下步规划。

这场企业、大源村与时代同步进行的转型之路,未来是何样风景,我们一起期待。

(头图/郭倩倩)

(文中阿翔为化名)

可视化|白桦

南方周末研究员郭倩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