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九刚:近代茶叶之路,为何要从欧亚大陆说起? -世界杯365买球

热门 11-03 12:04:00

原标题:东西问 | 邓九刚:近代茶叶之路,为何要从欧亚大陆说起?

(东西问)邓九刚:近代茶叶之路,为何要从欧亚大陆说起?

中新社呼和浩特11月3日电 题:近代茶叶之路,为何要从欧亚大陆说起?

——专访万里茶道协作体(中国)副主席邓九刚

中新社记者 李爱平

近年来,蜚声中外的茶叶之路引起史学界、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

翻阅史料可知,17世纪末,中国清代(康熙早期)在世界上最大的陆地——欧亚大陆上兴起的茶叶之路,自始至终洋溢着可贵的现实主义精神。与丝绸之路相比,茶叶之路是近代才出现在欧亚大陆上的国际商路,与两千多年前出现的丝绸之路存在着某种本质的区别。

据可考的文字记载,清代的归化城(呼和浩特)正处在大清版图的中心位置。这里聚集着数以百计的商家,是专事对俄蒙贸易的中国通司商人(指会翻译的商人)的大本营,成为对俄贸易的重要商业桥头堡。

万里茶道协作体(中国)副主席邓九刚近日接受中新社“东西问”独家专访时表示,与丝绸之路相比,当我们谈论茶叶之路时,必须将其放置于世界近代史和欧亚大陆广阔的时空背景之下加以考察和研究。

资料图:采茶工人忙着采摘、制茶。赵春亮 摄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记者:中国茶是什么时候传到西方的?

邓九刚:17世纪末开始,中国茶逐渐风靡世界。当时中国茶叶出口已超过瓷器和丝绸,约占出口货物的90%。欧洲人以茶为极品,尤其是在英国,甚至自成一套茶文化。

历经数百年,中国茶叶和茶文化通过茶叶之路传播至世界各地,得到各国人民的喜爱。

2019年,第74届联合国大会通过一项决议,将每年5月21日定为“国际茶日”。这无疑是对中国茶和茶文化的肯定与褒奖,是属于中国的荣耀。

中新社记者:谈到茶叶之路就要谈到呼和浩特、大盛魁商号,这中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邓九刚:纵观中外,当人们谈到茶叶之路时,不约而同都会提到一座城市,那就是呼和浩特。

俄罗斯有关呼和浩特的记载是在1638年,而这也是中国茶叶首次进入俄罗斯的时间。大约从那时起,呼和浩特这座城市的名字就深深印在俄罗斯人的脑海中。

呼和浩特,曾有一家巨型商号大盛魁。这家活跃于万里茶道的中国旗舰商号,是谈论茶叶之路时绕不开的话题。

以大盛魁为代表的呼和浩特商业集团是中国最早出现的股份制企业群,其历史迄今已逾300年,几乎可与大清王朝相比肩,本身就是一个传奇。据史料记载,大盛魁的经营范围以呼和浩特为中心,西至阿拉善,东到海拉尔,覆盖包头、集宁、通辽等地,并延伸至蒙古国库伦(今乌兰巴托)、乌里雅苏台、科布多和俄罗斯莫斯科等城市。

值得一提的是,在茶叶之路兴盛的历史过程中,大盛魁形成了十分庞大的组织机构,在北京、济南、上海、杭州、汉口、山西多地,以及后来在蒙古国、俄罗斯一些城市设有自己的分庄分厂,有钱庄票号。

除了是一家业务量非常庞大的茶商,大盛魁同时还是一家拥有庞大运力的驼商。极盛时,大盛魁拥有员工六七千人、骆驼近两万峰。在没有现代交通工具的时代,骆驼的拥有数量是一家商号实力的重要标志,因为在茫茫草原戈壁和沙漠,骆驼是唯一的运力。

资料图:莫尼山非遗小镇外景。郝宁 摄

中新社记者:为什么谈茶叶之路必须要放置在欧亚大陆这个层面上探讨?

邓九刚:首先出于地理的原因。众所周知,欧洲大陆和亚洲大陆虽然分别是两个地理单元,但实际上两个大陆从来都是连接在一起、没有阻隔的广袤土地,为欧亚大陆之间的交流沟通提供了天然的便利条件。

正因如此,在更久以前,著名的丝绸之路就已将两个大陆连接在一起。

此外,按照经济规律讲,17世纪的中国(清朝)与俄罗斯,由于在经济方面的发展出现了不平衡,必然为两国带来商业方面的机遇。如此一来,就给两个大陆之间的商业往来提供了天然的便利条件。

数千年来欧亚大陆之间的商贸往来正是借助这种便利得以发展,两个大陆之间商贸、文化、宗教的交流甚至可以追溯到三千年至五千年前。交流加深了解和互信,这种便利也正是茶叶之路得以开辟和繁荣的得天独厚条件。

中新社记者:与丝绸之路相比,茶叶之路是一条怎样的路?

邓九刚:事实上,茶叶之路像丝绸之路一样,都是东西走向,横亘于欧亚大陆的陆上大通道,所承载的除了商贸,还包括了国际政治、文化、军事、宗教等诸多交流。

丝绸之路经河西走廊抵达罗马、法国等西欧国家,而茶叶之路则是纵贯蒙古高原经西伯利亚直抵位于欧洲东部的莫斯科。

与丝绸之路相比,茶叶之路更具有现代商业精神,所承载的商业内容占据了压倒性的地位。

俄罗斯正是依赖茶叶之路上的商贸交流,得到产自中国中原各地的粮食、布匹、丝绸、茶叶等物资,完成了对寒冷、广袤的西伯利亚的开发和行政治理的巩固,使新拓殖的西伯利亚走向繁荣,也使边贸城市恰克图由一个小小的荒村华丽转身,成长为俄罗斯人引以为傲的东方明珠、19世纪世界最富有的城市之一。

与此同时,来自西伯利亚和蒙古高原的马匹、皮毛和珍贵的药材等物资也极大丰富了中国的社会生活,马匹还充实了军队的装备。此外,文化交流获得发展,中国的四书五经被译成俄文,俄罗斯人在北京建起了东正教堂。

资料图:武义县茶园。何啸江 摄

中新社记者:近年来,关于茶叶之路,中国各地都举行过哪些国际、国内活动?这些活动对于中国的商贸以及对外开放有什么样的价值?

邓九刚:其实,过去三百年来,连结中蒙俄的茶叶之路,从来都不曾寂寞。

不管三国之间的政治关系呈现何种状态,贸易交往和文化、民间交流,就像冲出峡谷的河水般愈加汹涌澎湃。物资流动的数量与日俱增,俄罗斯的西伯利亚不知不觉间出现大片庄稼,从中国引入的茶园也出现在遥远的格鲁吉亚。而在呼和浩特,许多家庭的火炕上铺着俄罗斯毛毯。

近年来,中蒙俄三国交往频率已由过去比较单一的物资往来,发展到文化、体育、教育交流,三国联合举办的体育赛事、摩托车拉力赛、汽车拉力赛、绘画联展、学术研讨活动等频频举行。

2011年,中蒙俄三国开启“中蒙俄茶叶之路沿线城市市长峰会”机制,2013年交由万里茶道协作体负责,至今已连续举办8届,活动内容也不断丰富提升。

今年在内蒙古多伦诺尔举办的茶叶之路活动更是扩展了中蒙俄茶叶之路沿线城市之间的合作,彰显了务实精神,为推动茶叶之路沿线城市的发展提供无限活力。相信收获的季节就在不远的地方等待着我们。(完)

受访者简介:

邓九刚,1948年出生,呼和浩特人。1991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研究生院文学研究生班。自幼酷爱文学,熟读中外文学名著,亲历过多种行业,20世纪70年代初开始创作,著有长、中、短篇小说及电影、电视剧本,达三百余万字。代表作《大盛魁商号》《走西口》《茶叶之路》《回望驼城》。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全委名誉委员、万里茶道协作体(中国)副主席、内蒙古茶叶之路研究会会长。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内蒙古文史馆研究员,享有2013年中华文化年度人物荣誉称号。